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胡峙 | 9th Jan 2008 | 政治 | (425 Reads)

Picture自從人大一錘定音香港在2012年不能開始普選後,泛民的憤怒情緒就開始爆發。他們指中央政府在2017年才開始普選行政長官是假普選,2012年普選行政長官才是真普選,所以泛民反對在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

人大常委會通過「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及有關普選問題的決定」,否決了2012香港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雙普選,但容許香港修改2012年特首及立法會兩個選舉方法。不過,立法會內直選議員及功能組別議員目前各佔一半議席的比例,2012年維持不變。

人大常委會同時明確了2017年香港可以先行普選行政長官,但行政長官候選人須由一個提名委員會提名,再由全體選民一人一票選舉產生;在特首普選後,香港就可以普選全體立法會議員。特首曾蔭權表示,普選立法會最快可以是2020年。有人認為這中間會有很多變數,但是不管怎麼理解,這畢竟是中央一個實實在在的承諾,對香港的政制發展作出了制度性安排。

根據泛民的邏輯,2017年時,親建制的聲勢及支持率會大大的提昇,反建制的聲勢及支持率則會拾級而下,到時就算普選,反建制的人都沒有機會,所以他們說這個民主是假民主,不是真民主。但民主的真假是以某些人的聲勢為指標的嗎?

特區政府內部以及香港一些學術機構所作的多次民調都顯示,雖然香港社會許多人都贊成普選,但發展經濟、消除貧富懸殊等民生問題才是排在榜首的問題。這不是不實行普選,而是可以慢慢地做。

而且,在短期之內並沒有急切需要普選特首,英國政府留下的香港政府的制度制衡尚算完善,誰做特首並不會對香港造成太大的改變。最重要的是,現在香港並不需要太大的改變。所以,較早時反建制派議員湯家驊呼籲市民發起罷工、罷市、罷課、立法會議員則罷會的「四罷」,不但不能引起市民共鳴,反而會引來反感。

人大常委會的這個決定是行使「憲制權力」,具有至高無上的法律效力,香港民主政制發展,決定權在中央,這是個事實。泛民主派如今要面對的問題是﹕要不要走到同一個平台去做「溝通」或者「交易」?泛民主派仍然「站穩立場」,不作妥協又是否是惟一的「民主」標準呢?

一般人對普選的認識,是根據公民權利國際公約的一人一票、人人平等的概念,公民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五條B款的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不適用於香港。香港有關政制改革的法律根據源於香港基本法,不是國際公約。國際公約並不是醫百病的良方,香港政府的權力也不是來自於國際公約。

反對派說提名委員會是關卡,就是中央的干預,這樣就是假普選而不是真普選。但是反對派刻意忽略香港政府是地方政府,不是政制實體,中央不是干預而是參與,重點是要把『一國兩制』的關係說清楚,不能只要『兩制』,不要『一國』。法治精神就是要守法,香港的政制改革要守基本法的規定。

民主、法治都是現代的社會基本要求,但是不能想要民主時,就忽視法治,想要法治時又忽視民主。如果硬要在民主和法治上分個高下,大家可以一路走來,靠的是什麼?是民主?還是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