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胡峙 | 1st Jul 2007 | 政治 | (444 Reads)
近日,曾蔭權公佈了他的新管治班子名單,與前任特首董建華不同﹐今次曾特首提升了多位公務員升任局長﹐於是有人認為香港的管治思維已有所改變﹐香港亦由「商人治港」轉變成「公務員治港」。 

 
「五十年不變」是香港回歸後﹐中央實行一國兩制的重大承諾。在一國兩制下﹐資本主義社會制度及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香港實行高度自治﹑港人治港﹐行政長官由港人擔任﹐並透過選舉產生﹐所以「港人治港」是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維持高度自治的最佳體現。在「港人治港」下﹐無論是「商人治港」還是「公務員治港」﹐只要能夠迎接各種挑戰和機遇﹐只要能維持香港繁榮穩定﹐都是能夠體現香港的高度自治﹐都是對港人有利。

由於香港在回歸前實行殖民統治﹐要在香港尋找合適的管治人才有一定難度。一些人認為﹐香港作為商業社會,商人比任何人更了解的商業社會運作。故此﹐商人應是的管理香港的合適人選,相信這亦是董建華成為香港首任行政長官的原因之一。董建華具有國際視野、與內地及台灣的關係良好、熱愛祖國兼紮根香港,而且具有管理大型商業企業的經驗,是最佳試行「一國兩制」的人選之一。

然而,東南亞的金融風暴刺破了香港的泡沫經濟,加上禽流感、沙士等自然災害,對香港大病一場的經濟體系上彷如雪上加霜,造成香港經濟大衰退。香港市民的身家也大為縮水,就業前景悲觀,市民信心低落。

經濟衰退的原因讓市民對政府的不能有所作為感到無奈、悲觀,民間進而累積了不少怨氣。反建制組織及媒體也乘勢而起,激發民憤,造成社會對立。

董建華與當時掌握18萬公務的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不合拍,令董建華工作起來因難重重,加上董建華鄙視做政治秀,政治公關手腕嚴重缺乏,對政府各部門運作又不熟悉,推行改革急於求成,令市民及受改革影響的機構及員工難以適應。董建華欲以商界慣常的雷厲風行的手法改革,顯然忽視商界與公務員體制工作文化的不同,改革事倍功半是自然不過的事情。

及至董建華下台,曾蔭權上場,管治手法開始改變。由於曾蔭權是政務官出身﹐熟悉政府運作﹐亦較易在公務員隊伍尋找志同道合的治港人才。因此,在新一屆的政府管治班子中,不少局長皆由政務官升任,亦邀請了一些知名學者及著名公關人士加入政府。

香港市民對於這次政府的三司十二局的班子的看法,一般都是較正面的。因為多年以來公務員的體制運作良好,而且沒有商人那種千絲萬縷的關係。對於左派人士曾德成的委任,社會各界也普遍接受。這說明香港市民已漸趨理性,能接受堅持自己理念但不偏激的人士。

曾蔭權新的領導班子的名單,以其年輕化、公務員特色濃厚,兼吸納相對年輕的學界精英,及傳統愛國陣營人士,故更能有效的施政。因為公務員熟知政府的架構及運作,較能有效地駕馭局勢。而其不拘一格招攬人才的原則,也能吸引更多公務員系統以外的人士加入政府。

董建華的商人治港方式和曾蔭權的公務員治港班子,都是因地制宜的制度,是當時環境最好的制度。當然,回望董建華當年的成績,有人會深深不以為然。但是,香港回歸後的「一國兩制」本身就是一個新嘗試,沒有前例可援,只可在嘗試與錯誤中不斷學習。

也許是各人的命運不同,也許是時勢造英雄,曾蔭權一接任行政長官後,香港加速了經濟復甦的勢頭。經濟漸趨繁榮,失業率持續減少,內地及外國公司來香港上市的數目及規模也越來越大,以首次集資額計算,香港在全球排名第二,超越紐約、僅次於倫敦。 香港股市新股上市的強勁勢頭,令美國紐約市長彭博亦擔心香港會動搖紐約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雖然政府報告顯示香港的堅尼系數高達0.533,貧富懸殊嚴重,換了其他社會已是動蕩的邊沿,但香港畢竟是特別的社會,對老弱傷殘貧困者都有照顧,他們的基本生活不成問題,所以社會仍是相當安定和諧。在資本主義社會裡,貧富懸殊是無可避免的,香港既要保持資本主義五十年不變,也就不可能改變貧富懸殊這個資本主義的連體嬰。

其中最重要的是﹐市民不會因為貧窮、傷殘、年老,而不能負擔起基本生活所需,社會也提供機會給努力上進的人,改變他們的社會地位。況且,全球堅尼系數均出現上升,香港高教育、高收入人群的增多讓收入大幅增加,加劇了貧富懸殊的現象,同時人口老化,也令收入差距進一步擴大。堅尼系數只能反映貧富的分佈,並不能反映人民生活水平。在堅尼系數高的香港生活,比在許多堅尼系收低的地方生活要好得多了。

財富雜誌回歸前曾斷言「香港已死」,但香港以事實証明香港活力更勝當年。在澳洲坎培拉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組織(亞太經合組織)二零零七年第一次高級官員會議期間,成員於會議上檢討了香港的「個別行動計劃」。香港在會上被譽為在「貿易及投資自由化及便利化」方面的模範經濟體系。香港「個別行動計劃」的檢討報告指出,香港長期維持自由市場經濟,以及開放貿易和投資環境。撰寫報告的專家在會上重申,香港可被視為亞太經合組織之中,最接近達致《茂物目標》的經濟體系。

自二零零三年中經濟復甦以來,經濟已連續十四季高於趨勢的增長步伐擴張。香港是獨特的,也將繼續保持我們獨特的優勢,成為中國最耀眼的城市,也會成為亞洲最耀眼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