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胡峙 | 12th Nov 2013 | 時事 | (922 Reads)

Picture轉載自亞洲週刊2013年11月10日 第27卷 44期

王維基曾聘「佔領中環」搞手陳健民當電訊公司獨立非執行董事,當局恐陳利用王宣傳佔中。

香港電視網絡(HKTV)的王維基不獲發免費電視牌照,究竟原因為何?媒體眾聲喧嘩,但都是瞎猜,其實內裏乾坤,歸納起來,主要有不少是不為人知的內幕:

第一,專家諮詢報告認為香港大氣電波和受眾市場僅可容納四個牌照,而王維基一邊申請牌照,另一方面卻又去洽購亞洲電視台(ATV),如果政府發給他牌照,他又購買了亞視,那就一人擁兩牌,顯失公平。

上任特首曾蔭權時期的政府專家諮詢報告表明,香港最多只能容納四個免費電視牌照;上屆政府委託廣播事務管理局,即現通訊事務管理局調查免費電視市場研究報告,報告明確指出,倘再加一個免費電視牌照,市場尚能容納,倘再加兩個就已經在邊緣了,再加三個則一定有經營者不能生存,只會造成惡性競爭。

在發牌過程中,王維基一直在洽購亞視。事實上,市場上早前已經流傳王維基曾透過亞視前股東查懋聲搭路,開價六億港元(約七千七百萬美元)收購亞視。儘管王一度否認,而收購問題至今未有結果,但已引起當局憂慮,一旦特首會同行政會議發牌予王的港視,而王又收購亞視成功,則屆時王一人就會擁有兩個電視牌照,將會顯失公平。到時難保王維基不去倒賣牌照,掏一桶金就甩手,這樣會令市場混亂,不利免費電視市場的穩定健康發展,有違發牌的原意。

第二,王維基賣掉了自己的寬頻,因此他如果拿到免費牌照,電視傳送就需要租用別人網路,這必然令成本大增,比起有自己網絡頻道的Now TV和有線來說,顯然沒有人家的優勢。儘管王維基聲稱,在出售香港寬頻時,已列明港視有權免費使用香港寬頻的網路二十年,所以「不涉及租金與成本等網路傳送成本問題」,但始終充滿了不確定性,和有線寬頻旗下的奇妙 電視及電訊盈科擁有的香港電視娛樂相比,無論從寬頻的覆蓋率還是財政支援等方面來看更是高下立見。

第三,曾蔭權明知專家諮詢報告認為香港有四家免費牌照較為適宜,但不知出於什麼原因,卻硬要發三家,吊起來了王維基的胃口,但最後曾蔭權又不了了之,把這個破爛攤子丟給了梁振英政府。

曾蔭權於去年二月,大概由於想拉攏商家等原因,傾向增發三個免費電視牌照,但當時專家諮詢報告明確指出,香港只能多容納兩個免費電視經營者,由於發牌決定一定會掀起政治爭議,曾蔭權又接近任期結束,不希望由自己挑起爭端,故當時確傾向發三個牌照,但由於發三個牌確不符合報告的結論,故他直至離任都沒有作出任何正式決定,而是將有關問題留待今屆政府解決。今屆特首梁振英根據專家諮詢報告、政策及相關規定,最終決定發放兩個牌照。

第四,王維基一口氣要搞三十個頻道,有無相應財力令人生疑。其他免費電視台頻道都會有中文、英文頻道各一個,是免費電視的最低要求,但王維基提出三十個頻道,沒有一個是英語的,不符合有關要求。同時,顧問報告覺得王維基做節目的策略是最低分,就是把資源平攤在三十個頻道:港視要在啟播六年內提供三十個頻道,這必然擾亂市場秩序,政府曾建議港視減少頻道,但回應說不予採納。

第五,用人不當。王維基沒有什麼政治用心,只是個商業動物。發牌風波鬧大之後,他三番四次表明並非與中央對抗,也相信不是北京針對他,此番言論,顯然是不想風波捲入北京因素,自絕後路。不過,北京可能不是針對王維基,但何安達、陳健民,這些都是北京「高度關注」的敏感人物。他任用了何安達、陳健民,這就讓人產生兩個疑問:

何安達是曾蔭權的愛將,如果政府發給王維基牌照,社會上是否會認為存在利益輸送問題?就像曾蔭權給中國大陸商人黃楚標數碼廣播,然後又去租黃在深圳的豪宅。看看曾蔭權原來班底中的劉細良,離開政府之後就倒向反政府的泛民立場,如果王維基拿到牌照,港視會不會成為類似劉細良的另一個「主場新聞」?

王維基跟陳健民早有淵源,九七年王維基更找陳健民加入自己的電訊公司當獨立非執行董事,至今年七月才終止。這段關係不可能不令「有關方面」起戒心。自上屆政府啟動增發牌照程序後,競標者被「查身家」,資金來歷、個人作風、與反對派傳媒關係等等,一一打上問號,發牌於是按著不放。直到今年初,陳健民成了「佔領中環」三大搞手之一,政治立場表露無遺。陳健民是「佔中」搞手,急需要媒體為其宣傳,以陳和王的深厚關係,王若拿到牌照,會否為陳利用?

前時,陳健民在民主黨「佔中」商討日上聲稱,最近免費電視牌照事件令社會覺醒,對「佔中」的支持度都有所提升,更令人起疑。

總之,王維基拿不到牌照,要好好想想自己的失策之處。■

蒯轍元,現任港澳發展戰略研究中心主任、國際戰略研究會常務副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特約研究員、北京大學傳播與文化研究所專家、研究員。著有理論專著《世紀之交的求索》、《中國崛起與挑戰》、《危機下的中國》、《崩潰邊緣》、《中國大轉型》、《中國戰略縱橫論》、《中國夢與復興戰略》及長篇小說《商界恩怨》、《角逐》、《囫圇在愛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