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胡峙 | 4th Sep 2012 | 一般 | (96 Reads)

轉載自亞洲週刊第二十六卷三十五期之新思維:

楊志剛,一九七七年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系畢業,七九年獲香港中文大學頒發新聞傳播學碩士學位。二零零四年開始出任中大新聞傳播系兼職講師。曾任職傳媒、政府新聞處首席新聞主任、立法會新聞組、香港貿易發展局駐澳洲和新西蘭代表、及香港多間大機構和大學傳訊部門主管。現任香港一間上市公司企業傳訊部要職。

殖民時代港人全盤接受西方價值觀而不自覺,導致日後抗拒了解和認同自己的國家。

一本粗劣的教科書,可以焚毀,但其灰燼不應把相關的科目亦一併埋葬。為了一本課程手冊,國民教育被插上「洗腦」的標籤,被披上邪惡的外衣,受盡了委屈。但委屈所舒展出來的,是寬厚和明達,默默期盼我們去認識自己的國家和民族。

中國過去一百五十年經歷了長期的苦難、承受了無窮的屈辱。八國聯軍攻陷北京,火燒園明園,國破家亡的慘痛,可說慘過伊拉克。和今天的青少年談論這一切,他們在理性認知上表現貧乏,豈能引起心靈上的觸動?

今天國家走上了發展的道路,從當年被日本的蹂躪,到今天對日本的超越,得來不易。在漫長的發展路上,數億人民放棄了青春,因為他們的青春期是在艱苦和犧牲中度過。但是他們還是咬緊牙關,譜寫了青春之歌,讓今天的青年享受了青春的幸福。

推行國民教育從來就不應該是北京強加給特區政府的「政治任務」。今天,當全世界都渴望了解這個佔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國家兼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時,我們卻拒絕去認識它。一思可笑,再思可悲。了解國情就如學習加減乘除,是基本知識。

國民教育的起點,是歷史的事實。沒有人反對我們需要認識歷史,尤其是自己國家的歷史。中國的歷史,塑造了中華價值觀。而喚醒國家民族意識的自然之道,就是透過歷史,認識國家,進而了解國事,緊貼國情。然後是獨立思考,貢獻中華。

沒有一個國家是完美的,中國亦然。更沒有一個政府是沒貪腐犯錯的,中外皆然。即使西方民主國家中,英國便永遠也擺脫不了鴉片戰爭的詛咒和對弱國掠奪的惡名;滿口自由平等和人權的美國,雙手便沾滿屠殺印地安人、和以大殺傷力武器為藉口而發動戰爭的鮮血。

中國的國殤,人民的傷疼,在國民教育課程中,應積極面對,無需掩飾,不得迴避。中國作為一個國家談不上犯錯,但中國共產黨作為一個政權則錯失不少。這些在國民教育中正是寶貴的課題。

今日香港做父母的,是殖民地時代長大的學生。我學生時代學的第一首英文歌就是在週會上唱的《天佑女皇》。唱得慷慨激昂,激昂得理所當然。一九八二年,當英國戰艦雪爾菲號(HMS Sheffield)在福克蘭戰役中被阿根廷軍隊擊沉,更有同學在電視新聞上看見時,抱頭痛哭起來,心靈的激動,可說蕩氣迴腸。

我們打開心窗,全盤接受西方價值觀,包括西方價值觀背後所隱藏的偏頗。這些價值觀深深地滲透我們的心靈。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的人民,會這樣抗拒對自己國家的了解和認同。

國民教育科亦必須跨越歷史,讓學生獨立地思考當代中國。今天的香港民智成熟,「洗腦」之道在此行不通。中國的博大,亦遠遠超越了以為中國不會犯錯、而自己又不知反省的狹隘民族主義思維框框。我們的下一代,應能獨立思考,為自己的根自豪,懂得從錯誤中汲取教訓,包括政府所犯的錯。

國民教育理應是一門趣味盎然、衝擊思維的學科。除了國民教育科外,還有甚麼課程可以讓學生除了討論國家的輝煌成就之外,還可以了解國民之痛,包括「六四事件」?反對推行國民教育的人剝奪了孩子們從國民教育中所得到的啟發。

學民思潮的青年勇敢而真摯地為他們的信念而發聲。從他們的優秀,我看到了香港的未來。七月二十九日反國民教育大遊行時,我走進遊行人群中,去感受香港的跨代焦慮。孩子的呼喊、青春的憤怒、和父母的憂心,為國民教育的課程設計傾注了民間參與的澎湃動力。香港有你,我不會擔心「洗腦」。

我初中時,獲美國新聞處免費派發美國總統甘迺迪演講集,熟讀之後,深受感動。但今天的美國,和我小時候的認知截然不同。美國在全球推廣民主、自由、人權,除了道德上的崇高之外,還有獨霸天下的戰略目的。美國CNN電視直達全球兩億個家庭,美國的新聞網絡控制全球新聞量的一半。已經主導了國際輿論,猶不容忍不同聲音。例如對半島電視台的不斷打壓,和對孔子學院的封殺。美國在全球大力推廣其價值觀的霸權主義目標,亦是清楚不過。美國「二零一零年國家安全策略」就清楚寫明:「我們的普世價值是國家安全的最佳依靠……我們要在全球擴散民主和人權,因為它們的成功會締造國際有利環境,支持美國國家利益。」

這是美國給予全世界的「國民教育」。

回歸十五年,我們仍在找尋身份認同。當今天的小學生成為香港各界的中堅分子時,一國兩制的概念亦將完成其歷史任務。然而,在此之前,我們為甚麼不為未來做好準備,好好認識自己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