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胡峙 | 1st Apr 2012 | 傳媒 | (52 Reads)

轉載自亞洲週刊第二十六卷十三期:

Picture唐英年和何俊仁熱衷批評卻缺乏自省,唯梁振英在危機處理中顯露特首風範與才能。

香港民主運動的悲哀,是長期被本身不實踐民主價值的人脅持。前民主黨主席、被西方傳媒稱為香港民主運動之父的李柱銘,在其《壹週刊》的專欄,分別稱兩位特首候選人為「被外界形容為『狼』的梁振英」及「被稱為『豬』的唐英年」。

所謂外界,不外乎是與李柱銘關係密切、民主黨最大的捐獻者黎智英創辦及擁有的《壹週刊》、《蘋果日報》及《爽報》。了解民主真諦的人,會對人的尊嚴有一份基本的尊重。假民主之名去詆毀、醜化和妖魔化持不同政見的人,只會壞了民主的名聲,give democracy a bad name。難怪環顧香港政壇,觸目的多是只會為一己利益奔走鑽營的政客,而絕少有具政治抱負與理想的政治家。這些政客有鮮明的政治立場,卻往往連基本的正義感與是非觀念都沒有。這類從政者在位時也許會攫取到一點權力,卻永遠不會擁有道德權威。

民主派在攻擊政敵和批評政府的時候,動輒訴諸民意;但當自己的民意落後於對手,卻絕少會從他們霸佔的道德高地上走下來深切反省。自特首選舉展開以來,梁振英所得的民意支持不僅遠遠高於唐英年,更大幅拋離另一位候選人——民主黨的何俊仁。為什麼由始至終反對小圈子選舉、堅持要給市民一人一票選特首權利的何俊仁,到頭來竟然沒有「北京可以接受」的梁振英那麼得到市民的信任和支持?是否對很多香港市民來說,普選特首和民主只是建設社會和改善他們生活的手段而非最終目的,所以他們選擇支持的,是他們認為最適合當特首的人,而非最聲嘶力竭地喊著要爭取全民普選的候選人?

這些都是民主派無法迴避的difficult questions,它一日不肯面對這些問題,便沒有可能誠實地面對自己,以及審視自己在香港政壇與香港人生活中應該扮演的角色。這是一項「尋找靈魂」(soul searching)的工程,它的成功與否對民主派、特別是民主黨的政治前途有重大利害關係。今日的民主黨是一個沒有靈魂的政黨,它的主體性(subjectivity)完全建立於誇張政敵的他者性(otherness)之上。

儘管不斷遭到有預謀和有組織的打壓、抹黑、栽贓、醜化、人身攻擊和人格謀殺(character assassination),梁振英的民望一直領先,這並不是沒有原因的。

能夠脫穎而出的總統候選人必須有總統的風範(A successful presidential candidate must look presidential),這是美國總統選舉的金科玉律。在三名特首候選人之中,梁振英最有特首的風範。跟何俊仁比較起來,他的體格和外形佔有絕對優勢。更重要的是,謹言慎行、循規蹈矩的梁振英沒有像唐英年那樣,讓自己的私生活成為市民的笑柄。這並非微不足道的細枝末節,而是涉及特首的管治能力及其職位的尊嚴問題(dignity of his office)。特首作為香港人的老大(alpha male,指某一群體中最有權力的男子或雄性動物),除擁有法律賦予的權力之外,還應該得到社會各界的欽佩、信任和尊敬。所謂無信不治,一個大多數市民鄙視和嘲笑的特首無法有效管治香港,這是顯而易見的。

同樣重要的,是梁振英每一次應付來勢洶洶、居心叵測的突發事件,都展現了處變不驚、知所進退的領導才能。危機一爆發的時候你怎樣處理,會直接影響到危機怎樣結束(It's how you handle the crisis from the start that affects how it ends),唐英年與他的團隊連這樣基本的對危機管理的認知也沒有,又如何擔當管治香港的重任?

還有一點梁振英跟另外兩位特首候選人大大不同。他在推銷政綱和試圖說服香港人的時候,會訴諸他們的理性和正義感,以及對一個更公平、更合理社會的認同和想像。換言之,他是跟我們「更好的一部分」說話(He is speaking to the better part of ourselves)。反觀他的對手,採用的卻是訴諸香港市民恐懼、懦弱、無力感和惰性的恐嚇戰術(scare tactics)。他們由朝到晚都在按那個panic button,企圖造成大眾恐慌。這樣的選舉工程,也未免太可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