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胡峙 | 31st Jan 2010 | 時事 | (109 Reads)

轉載自亞洲週刊第二十六卷第六期: 

Picture

專訪:香港理工大學中國商業中心主任陳文鴻

高鐵的意義不僅形成統一市場,還打破地方主義,經濟社會效益提升。
香港理工大學中國商業中心主任陳文鴻,兩個月前曾作過《香港高鐵發展——香港與珠三角及內地的關係》的演講。二零一零年一月初,在香港一片「反高鐵」吶喊聲中,他接受訪問說:「香港一些人反高鐵,否定了一個重要因素,即香港是自由港,是一個開放城市,應該看到香港與外界的聯繫,特別是與經濟發展迅速的內地的聯繫。反高鐵的關鍵是閉關主義。拉近距離,兩地的經濟活動會發生根本改變,令社會更多元化。香港一些反高鐵人士,是保守的,是極端的閉關主義,自己關上門,享受眼前的一點蠅頭小利,不再去做些什麼,不尋求繼續發展進步。」

他認為,發展高鐵的意義在於形成一個統一市場、統一社會,形成了統一市場,經濟各方面的效應就會提升,當兩地距離拉近,兩地間的關係就緊密了,分工加強了。距離一旦拉近,社會的差異、社會的地方主義就會減弱。因為人流和物流密集以後,就能減少人與人之間的誤解,減少意識形態的差別,減少地方傳統的抗拒,從而融成一個社會。當不同的社會融入一起,就知道哪些是公平的,哪些是不公平的,社會就會隨之逐漸改變。如此整合,無論是經濟還是社會的規模就會成倍擴大。

談到航空和公路,陳文鴻說,航空和公路的運載量小,高鐵可以三五分鐘一個班次,每一班次可運載千人上下,航空和公路運載量小,而且成本很高。汽車行駛需要公路,公路的成本就大了。反高鐵人士考慮問題簡單化了,坐什麼車而付多少錢,沒有考慮社會財政補貼了多少,沒有考慮整個社會的經濟運作、就業、經濟活動、對外聯繫。現在汽車的行駛沒有將公路的成本計算在內,而飛機機場的成本更高,飛機對環境的破壞特別惡劣,帶來的污染嚴重。飛機航空和公路行駛,在財政上都是補貼的,公路的建設和維修都沒有計入汽車行駛的成本中,如果僅僅單純以巴士票價價格結構看,比坐高鐵的價格便宜,但社會對公路的建設和維修都是社會財政補貼的。

他說,高鐵基本上說不存在環保問題,公路對環保的影響大,飛機更是違反環保原則的。所謂反對高鐵建設,本質上是反環保的。至於說高鐵會影響大角嘴地面高樓的安危,其實這些技術問題是完全可以解決的。

他認為,香港建高鐵,菜園村一些村民確實面臨著生活的一種改變,其實即使不建高鐵,公路也在那一帶建設,這些村民為什麼不去反對建公路呢?整個社會從來都是在轉變中、發展中的,菜園村村民,五十年前和五十年後的今天相比,也都是改變了的。一些人原本就不是原居民,只是在菜園村生活了十年、幾十年而已。現在種菜的,以前並不種菜,過去種菜的,現在不種菜了,社會本來就是在變化的。社會要變化,生活要變化,這需要有個合理的取捨。當什麼事情都不做的時候,這個社會就退步了。建高鐵破壞環保、破壞菜園村的生態的說法,只是藉口而已。(江迅)■